缺玉成玦

主全职网近胡霍。
楚留香武all。
杂食党。冷cp。

【周江】a nightmare

小周“死亡”预警。
火化预警。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我觉得我这篇文风有点奇怪,其实写前面一半时我自己是有点害怕的,虽然一点也不恐怖,但就是莫名害怕。

慎入。

夏天本就是个极其炎热的季节,就算是早上也透着一股闷热,令人烦躁极了。可此时的江波涛却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一种从心底里散发出的寒意包裹住了他,他觉得很冷,非常冷。

周泽楷是轮回战队的队长,而他是轮回的副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周泽楷同样也是他相恋三年的爱人,不过这事儿却没人知道,甚至双方的父母和轮回的那些队友也不知道。

可是现在周泽楷死了。

灵堂已摆了三日,甚至已经出殡,路边还有自发来送行的哭泣着的粉丝们。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他甚至连在他死前扑上去搂住他握住他手的资格都没有,他只是他的“队友”,唯一能做的只是给他上几柱香。

然后,看着他被火化,成为一堆灰烬。

然后,再也没有人会像周泽楷那样轻唤着自己“江”,笑的好看。

然后,轮回再无枪王,世间再无周泽楷。

江波涛他们来得早,殡仪馆还没开炉,只得站在一旁等候,占的位置刚好是第一个,周爸爸去了前台等着取号,而周妈妈正好站在江波涛的身边,看着一旁灵车上的棺材眼里又溢出泪花。江波涛心里传来一阵绞痛,却还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甚至伸手揽住周妈妈,轻拍着她的肩膀轻轻劝慰。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人们的煎熬中过去,到了开炉的时间了,周爸爸也取号回来了,取的号也正好是一号。

一旁有长者出声让众人散到两边不要站在棺材头前方,江波涛也就揽着周妈妈走到了一边。然后就看到一个人站到了灵车边,一把掀开了棺材上面盖着的锦被,不知道是被子放置太久还是其他原因,周围弥漫着灰尘,这些微小的颗粒物在阳光下甚至还有点发着微光的感觉,让人惊艳且震撼。

也正是这些光点让江波涛有点晃神,他想起了一年夏天他和周泽楷一起去乡下玩儿看到漫天萤火虫的事,那些小小的虫子在夜里也像这样散发着微光满天飞着。待他回过神时,运着棺材的灵车已经被开走,周泽楷的尸体也已经被送到停尸房里了,这个停尸房正好连接着那个有着焚烧尸体的炉子的房间。

还没过一小会儿,一个人从停尸房探出头了,大喊着一号一号的家人,众人赶紧围了上去。那人正拉着一张可移动的床,上面还躺着一个人,被单从头盖到脚。

那人慢慢掀开被单,嘴里还说着“你们看他最后一眼吧。”

然后被单下面慢慢露出了周泽楷的那张联盟第一脸。

不知道是谁先呜咽了一声,接着周围一阵阵哭声响起。

江波涛早已泪流满面,可他被挤在外面还没能进去,待周围一些人忍不住流着泪四散出去时,他才得以进去,可这时被单也已重新被盖上,移动床正要被推进隔壁有炉子的房间。

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吗…

江波涛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来,靠在对面的墙上。江波涛抹了抹眼泪抬头看向天空,恰巧一只蜻蜓从头上盘旋了几圈飞过,眼泪又倏地落了下来。

那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队友们在战队群里讨论小时候的趣事,他当时随意讲了句:小时候去乡下玩,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捉蜻蜓,现在在城市里都见不到了。后来啊周泽楷就趁假期带他去了趟乡下,虽然后来错过了蜻蜓却是见到了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如今他见到了曾经错过的蜻蜓,却再也见不到那个会陪他一起去找蜻蜓的人了…

江波涛再次抹了抹眼泪,静静地靠在墙上,接下来恐怕就是更漫长的等待时间了吧…

明明昨天还在一起聊着退役后想去做些什么,怎么今天就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呢。

昨天…

嗯???

不对,小周不是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吗,为什么我记得昨天还和他聊天呢。等等,小周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么想着,江波涛一把揪住旁边的人,表情有点奇怪,问道:“小周是怎么死的?!”

被他一把揪住的人是孙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江波涛,加上之前哭过,声音都有些不稳:“副队…你不记得了吗,呜队长他…是因为甜食吃得太多牙疼…长期下来又不重视,最后引起多种并发症死的啊…”

小周…

甜食吃多了…

牙疼…

死的…

牙疼,死的。



江波涛猛地睁开双眼,大口的喘着气从床上坐了起来。周围熟悉的环境正是战队宿舍,原来只是一场梦…他按亮手机发现才四点半,正准备倒下去继续睡,却又觉得有些不安。于是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敲响了对面的房门…

那是周泽楷的房间。

或许是正在睡觉的缘故,江波涛敲了好一会儿门才被睡眼朦胧甚至还在打着哈欠的周泽楷打开。周泽楷看着站在门口的江波涛有点懵:“…江?”

江波涛经历了之前那个噩梦,现在有很多话想要和周泽楷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











“小周…你以后,还是少吃点甜的吧…”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