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玉成玦

主全职网近胡霍。
杂食党。

在作业本上/bu 瞎几把画,其实还是能见人的对吧(*/ω\*)。
p1是没有帽子的留行,p2是最开始画比较小的莫名同框的穿云和大漠,p3是看不清眉心图案所以没画那个的索克,p4是唯一一个是正脸的笑笑,p5是印在眼镜布上的原图。

【周江】a nightmare

小周“死亡”预警。
火化预警。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我觉得我这篇文风有点奇怪,其实写前面一半时我自己是有点害怕的,虽然一点也不恐怖,但就是莫名害怕。

慎入。

夏天本就是个极其炎热的季节,就算是早上也透着一股闷热,令人烦躁极了。可此时的江波涛却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一种从心底里散发出的寒意包裹住了他,他觉得很冷,非常冷。

周泽楷是轮回战队的队长,而他是轮回的副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周泽楷同样也是他相恋三年的爱人,不过这事儿却没人知道,甚至双方的父母和轮回的那些队友也不知道。

可是现在周泽楷死了。

灵堂已摆了三日,甚至已经出殡,路边还有自发来送行的哭泣着的粉丝们。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他甚至连在他死前扑上去搂住他握住他手的资格都没有,他只是他的“队友”,唯一能做的只是给他上几柱香。

然后,看着他被火化,成为一堆灰烬。

然后,再也没有人会像周泽楷那样轻唤着自己“江”,笑的好看。

然后,轮回再无枪王,世间再无周泽楷。

江波涛他们来得早,殡仪馆还没开炉,只得站在一旁等候,占的位置刚好是第一个,周爸爸去了前台等着取号,而周妈妈正好站在江波涛的身边,看着一旁灵车上的棺材眼里又溢出泪花。江波涛心里传来一阵绞痛,却还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甚至伸手揽住周妈妈,轻拍着她的肩膀轻轻劝慰。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人们的煎熬中过去,到了开炉的时间了,周爸爸也取号回来了,取的号也正好是一号。

一旁有长者出声让众人散到两边不要站在棺材头前方,江波涛也就揽着周妈妈走到了一边。然后就看到一个人站到了灵车边,一把掀开了棺材上面盖着的锦被,不知道是被子放置太久还是其他原因,周围弥漫着灰尘,这些微小的颗粒物在阳光下甚至还有点发着微光的感觉,让人惊艳且震撼。

也正是这些光点让江波涛有点晃神,他想起了一年夏天他和周泽楷一起去乡下玩儿看到漫天萤火虫的事,那些小小的虫子在夜里也像这样散发着微光满天飞着。待他回过神时,运着棺材的灵车已经被开走,周泽楷的尸体也已经被送到停尸房里了,这个停尸房正好连接着那个有着焚烧尸体的炉子的房间。

还没过一小会儿,一个人从停尸房探出头了,大喊着一号一号的家人,众人赶紧围了上去。那人正拉着一张可移动的床,上面还躺着一个人,被单从头盖到脚。

那人慢慢掀开被单,嘴里还说着“你们看他最后一眼吧。”

然后被单下面慢慢露出了周泽楷的那张联盟第一脸。

不知道是谁先呜咽了一声,接着周围一阵阵哭声响起。

江波涛早已泪流满面,可他被挤在外面还没能进去,待周围一些人忍不住流着泪四散出去时,他才得以进去,可这时被单也已重新被盖上,移动床正要被推进隔壁有炉子的房间。

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吗…

江波涛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来,靠在对面的墙上。江波涛抹了抹眼泪抬头看向天空,恰巧一只蜻蜓从头上盘旋了几圈飞过,眼泪又倏地落了下来。

那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队友们在战队群里讨论小时候的趣事,他当时随意讲了句:小时候去乡下玩,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捉蜻蜓,现在在城市里都见不到了。后来啊周泽楷就趁假期带他去了趟乡下,虽然后来错过了蜻蜓却是见到了漫天飞舞的萤火虫。

如今他见到了曾经错过的蜻蜓,却再也见不到那个会陪他一起去找蜻蜓的人了…

江波涛再次抹了抹眼泪,静静地靠在墙上,接下来恐怕就是更漫长的等待时间了吧…

明明昨天还在一起聊着退役后想去做些什么,怎么今天就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呢。

昨天…

嗯???

不对,小周不是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吗,为什么我记得昨天还和他聊天呢。等等,小周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么想着,江波涛一把揪住旁边的人,表情有点奇怪,问道:“小周是怎么死的?!”

被他一把揪住的人是孙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江波涛,加上之前哭过,声音都有些不稳:“副队…你不记得了吗,呜队长他…是因为甜食吃得太多牙疼…长期下来又不重视,最后引起多种并发症死的啊…”

小周…

甜食吃多了…

牙疼…

死的…

牙疼,死的。



江波涛猛地睁开双眼,大口的喘着气从床上坐了起来。周围熟悉的环境正是战队宿舍,原来只是一场梦…他按亮手机发现才四点半,正准备倒下去继续睡,却又觉得有些不安。于是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敲响了对面的房门…

那是周泽楷的房间。

或许是正在睡觉的缘故,江波涛敲了好一会儿门才被睡眼朦胧甚至还在打着哈欠的周泽楷打开。周泽楷看着站在门口的江波涛有点懵:“…江?”

江波涛经历了之前那个噩梦,现在有很多话想要和周泽楷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











“小周…你以后,还是少吃点甜的吧…”

【斗破同人】凌阳

正文 01 重生而来


龙阳缓步走在黑暗中,已经发现这里是精神识海并非是现实世界的他面上略微有些苦涩。

自他醒来到现在已有好几个时辰了,刚醒时本还有些庆幸,因为自己还活着,那复国便还有望。可是一想到宫中的王妹若是得到亡国和他战死沙场的消息时会如何,那丝庆幸便化为乌有。自己是留下了书信,自己也希望小葵好好活着,可那封遗嘱般的书信如何能让王妹承受住这些痛苦与绝望…

虽然自己一开始便是存了死志,可现在再想想,到底还是自己自私了,且不说小葵身为姜国的公主,会不会有以一己之力承担起复国重任的想法,单是想到一直被父王母后和自己保护的很好的她会因为承受不住这些悲痛与压力而寻了短见,胸口便有一种钝钝的疼痛泛起。

还有姜国的那些百姓…
自己终是没能守住都城,没能护住他们。
现在唯有期望那些杨人攻下了都城能好好安顿他们,不会做出屠城这等伤天害理之事…

还有…那个人…

……

龙阳陷入了沉思,就在此时,一声声稍显急促的呼喊突然传来,既像是从耳边传来,又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直直传进了灵魂深处。

“小家伙…小家伙!”

“小家伙!”

“小家伙…快醒醒…”

……

龙阳微微愣神,小家伙??那是谁…?

就在这愣神之际龙阳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就连精神也是开始涣散。龙阳双目渐渐空洞但微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转瞬之间人已消散无踪。

————————————————————————————————————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却是正好映在躺在床上的少年脸上,“唔…”似是被这光所干扰,少年发出一道含混不清的声音,搭在床边的手指微动,人也是渐渐清醒过来。

龙阳微微张眼,便被这有些灿烂的阳光刺痛了双眼,他便轻眯双眼抬手稍稍挡住,待得片刻后有所适应才移开。

这里…不是精神世界了…

难道,他是被人给救了吗…?

陌生的摆设,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与识海中那混沌的一切都有所不同,龙阳只觉得这一切都很陌生,陌生的让他茫然。

他正欲支起身子坐起好好察看下四周,却是感到有无数的记忆涌进脑海,有属于另一个人的,也有…属于“他”的。

“……”

“飞蓬,你可敢与我一战!?”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

“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

“……”

“嘿嘿,小娃娃,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

这些记忆混着他自己的记忆在脑中翻滚,使人头痛欲裂。龙阳躺回床上轻揉着眉心试图缓解这有些难以忍受的疼痛,可却没有任何用处,最后竟是再次晕了过去。闭上眼之前却是隐约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满脸焦急,还有那一声越来越远的“小家伙!”

————————————————————————————————————

再次醒来之时已是深夜,看着床前立着的那身影有些虚幻的老者如同自己昏睡前一般焦急的面色,模仿着记忆中少年的语气,勾起唇角浅笑安慰道:“老师,我没事。”

“你昏迷很久了…”药尘看着面前的弟子欲言又止,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只得作罢。

“老师,我真的没事了,而且我也弄清楚了那把奇怪的剑的来历。”龙阳说着从纳戒里拿出一把紫色长剑,“它是魔剑…”轻轻抚摸剑身,长期被忘记修理而养长的额发微微遮住的眸里是浓烈的化不开的悲伤。

“王妹…”轻轻的呢喃刚逸出口便消散,仿佛他并没开口说过一般。

药尘有些疑惑,虽然刚才的声音很轻,但他还是听到了那两个字,“王妹”,他与萧炎待在一起的时间也算够久,可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说是这两个字所代表的人。

自从萧炎醒来后便总有些违和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个“王妹”究竟是谁,和这把“魔剑”又有怎样的关系,和萧炎又是怎么一回事,而萧炎在最初得到这把剑时的态度却并没有这般强烈与失控,究竟在萧炎昏迷时发生了什么?种种谜团在药尘的心里不停纠缠,可他并未开口过问,因为他知道萧炎既然没有主动告诉他,那么再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

但是仔细想来,他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面前的弟子与先前的…是两个人!药尘被自己得出的结论吓到了,不敢再胡思乱想。只是再次将视线聚焦回龙阳身上,只是虽然掩饰的很好,却仍然能感觉到有一些审视和复杂夹杂在其中。

仿佛是注意到自身有些失控的情绪,龙阳快速收敛起方才外泄而出的情感,温声向药尘说道:“老师您先回戒指休息吧,先前的计划不变,我们明天就走。”

药尘闻言微愣,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去试探什么,只是强行压下心头突然冒出的诡异念头,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行为变得有些怪异的弟子便又回到了骨炎戒中。

龙阳复杂的看了一眼那放在一旁的戒指,面上不由得苦笑,刚才那略带着审视的目光他也并非没有感觉到,在昏迷时自己便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还有…飞蓬的记忆…

他本以为自己能蒙混过关,却没想到那人竟敏锐至此,只是一句不小心脱口而出的话,便察觉到了什么。

这具身体的原主名叫萧炎,记忆中少年也并非是这个斗气大陆的人,而是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嗯…星球,那里有着与龙阳所处的时代还有这个叫做斗气大陆都不同的文明。那里也有着很多国家,应该也算是群雄并立?

而那里的百姓都穿着奇怪的衣物,嗯,这点斗气大陆也差不多;还有啊,他们出行就靠一些同样很奇怪的有着四个轮子被称为汽车的长盒子;还有一个可以千里传音的东西,似乎叫手机……萧炎本来在那个地方生活的还算不错,可突然有一天他就来到了这里,他自己也无法解释这种离奇的事。

之后,萧炎就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五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逐渐对这个大陆有所了解,他的天赋应该很好,所以自开始修炼之后便有了天才之名,不过似乎是因为这个自称药老的老师而失去了三年的斗之气,使这个少年在跌下云端的同时受了三年的屈辱,甚至还被那个名叫纳兰嫣然的少女强行退婚,在那之后拜了药老为师,还修习了一本号称能进化的功法,且自此走上了炼药师的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跟在萧炎身边的那个萧家的天才少女萧薰儿身上似乎有着不小的秘密。

前些日子萧炎通过了大陆上一所有名的学院的测试,还请了好些日子的假期准备外出苦修,可几天前他在交易街上闲逛时淘到了一把没有魔核但非常奇怪的紫色长剑,回来后便有些精神恍惚,没过半日就晕了过去,还一连晕了好几日,再次醒来之时,身体里便已换了人了。

龙阳和萧炎一样也是再世为人,灵魂力量自然也颇为强大,接收了记忆后便几次查探过身体,可都没有感受到这具身体里存在另一个灵魂,只好作罢。

“唉…”龙阳悠悠叹了口气,打开窗户望向天空,窗外月光清朗,甚至还能感觉到一阵微风拂面而过,一派平和,丝毫没有龙阳记忆中战场那夜的肃杀凌厉,血色逼人。

只希望小葵一切安好,也希望那个少年并没有“消失”,而是回到了他原本的地方…

只不过,

从今往后,

世间再无姜国太子,龙阳。

吾名,萧炎!

【斗破同人】凌阳

序 国灭人亡

在天边挂着的那轮血红的残月光辉的映照下,兵器交接的声音响彻在这方肃杀的天地,其中还不时夹杂着几声惨叫和痛呼。

身披银甲的龙阳太子早已杀入敌军,周围的姜国士兵却是越来越少,他虽面色沉静却也有些慌乱,因为这已是最后一战了,倘若输了,便只有一个下场…

那便是亡国!

“咻!”一根羽箭破空而来,碍于周围的敌军龙阳没能躲开
,龙阳闷哼一声却是没有理会,提剑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滞涩,直接砍向最近的人的咽喉,待钝器深深刺入对方后才拔出。

抬手轻轻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却是突然发现周围的敌军正缓缓向后退去,龙阳警惕的看向四周,听到了从不远处的城池中传出的阵阵惊呼叫喊甚至能看到有几处火光冲天还冒出了滚滚浓烟,而城墙上也是有不少敌军成功登上,甚至还有些身着姜国服饰的人在肆意屠杀着那已寥寥无几的守城士兵,还有人一把拔下姜国的旗而将杨国的军旗插上,这才恍然惊觉早有细作混入了都城。

战场上的形式也是瞬息万变,本异常勇猛的姜国士兵仿佛也因都城陷落显得有些有心无力,一时间军心涣散。

龙阳明白大势已去,却也是无力回天了,只能提剑再次冲杀入敌军,期以多杀几人泄那亡国之恨。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站在城墙上的一个杨军将领冲着下面大声喊道,随即下面的杨军也是齐声喊了起来,突然响起的声音震得姜国的士兵们有些发怔,却也是令得他们明白了此时的处境,甚至有人的兵器从手中掉落都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掩面而泣:“姜国…完了…?!”

杨军没有过多理会所剩不多甚至有些算是束手就擒的姜国士兵,只是匆匆将人押了下去,同时分出了一小部分人缓步包围了龙阳。

龙阳已是强弩之末,一手拔出胸前的断箭,另一只手握住剑柄拄剑站立,身子随着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疼痛有些发抖,却还只是冷冷的瞧着眼前这一切,而后轻声道:“我龙阳宁死不降!国在人在,国灭人亡!”声音虽轻却铿锵有力,令得周围不少的士兵为这个已经算是亡国的太子感到钦佩和惋惜。

龙阳没有再说什么,遥遥望向不远处的城池。

那里是姜国的都城,是他的国是他的家。

那里有他的臣民,还有他仅剩的亲人——他的妹妹。可如今他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他还记得自己曾许诺的,要让这天下和平,要让百姓都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如今恐怕是做不到了…

他还记得他曾跟妹妹说过,想过普通人家的日子,做一对普通的兄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还有那个人…呵呵…没想到最后背叛自己的人竟然是他!

象征进攻的战鼓声仿佛还在耳边回响,父王母后还有妹妹的音容笑貌也在一瞬间浮现。龙阳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座都城,仿佛要将之刻在心里。

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只剩平静。

“动手吧。”

全职国家队招新啦

出全职国家队全员,时间暂定2018年暑假,安徽境内地点未定【人满后讨论】,以正片和视频为主,展子都愿意去就组队游场,出国家队队服和魔性睡衣,缺单反缺妆娘却缺后期缺后勤【什么都缺😂】,有意者可以直接戳群号: 639259740

目前情况:
1号叶修【已有】、2号喻文州、3号周泽楷【已有】、4号王杰希【已有】、5号黄少天【已有】、6号肖时钦、7号楚云秀【已有】、8号苏沐橙【已有】、9号张佳乐、10号张新杰、11号李轩、12号孙翔、13号唐昊、14号方锐。

占tag致歉

【全职】如果他们有一个弟弟…

叶修:啧啧,这小鬼跟叶秋小时候一样蠢啊【感叹脸】

苏沐秋:跟沐橙小时候一样可爱呢

王杰希:我会以兄长的身份给你父亲的爱【王父:what???】

周泽楷:弟弟…可爱!【弟弟:哥哥…也是】

韩文清:这都几点了快点给我起床!七点之前不能准备好一切去学校!就给我从家里滚出去!!【弟弟:瑟瑟发抖】

包荣兴:弟弟你是什么星座的?要不要我唱歌给你听?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张新杰:到点了该睡觉了,要保持严谨的作息时间

郑轩:呃…弟弟?压力山大

黄少天:我堂堂剑圣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怎么能陪你玩这么弱智的游戏呢,要不我们打荣耀哥哥带你飞啊,
什么什么你要看叶不羞那个混蛋?!不行不行那个混蛋可是个大心脏而且一天到晚抽烟会把你带坏的!!

孙翔:嘁,小屁孩,不许哭!【然后就红着耳朵揉了个爽】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他比我还幸运E

方锐:看我真诚的眼睛,别哭了呗

叶秋:比混账哥哥可爱多了!

唐昊:不准哭!再哭就揍你!【弟弟:泪目,我做错了什么?!】

喻文州:乖,别哭了,哥哥会心疼的【弟弟:莫名觉得哥哥在撩我?】

孙哲平:想要什么,我给你买【←霸道总裁??】

魏琛:三年起步,最高死刑…【魏老大:不是,怎么到我这儿就成了这个画风???】

【御黄/喻黄】

私设御天与黄少同龄。

OOC有。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接到韩家公子发来的立刻去小雷酒馆集合开会的通知时,御天神鸣正在拍卖行那里淘装备,他本来还计划着过会儿去重生紫晶找葡萄姑娘出来约个会什么的,但是这强调要立刻去开会的消息一出,他也只能暂且放下这些念头先去小雷酒馆了。

可惜的是,虽然作为本城人,从拍卖行到小雷酒馆的各条路他应该也走过不少次,但这次御天依旧是【xi wen le jian de】迷路了,值得庆幸的是这里还可以看到不远处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在打怪,总算是没迷路到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虽然这次连写满坐标的小本本也没能救他。

御天神鸣本来不想发消息求助,可他没办法啊,除了千里还有个通缉任务在做,其他人早就到了,都开始催他快点了,咬咬牙快速的打上几行字,最后甚至还发了个颜文字卖萌。

【佣兵团频道】

【御天神鸣】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你们谁来救救我!!QAQ
【战无伤】呦,小朋友又迷路了啊。
【韩家公子】啧。
【剑鬼】我去吧。
【千里一醉】我来。
【千里一醉】剑鬼你不是在酒馆吗,还是我去吧,我任务马上就好了。
【剑鬼】…好。
【佑哥】欸?御天你不是有个记坐标的本子吗。
【御天神鸣】没用啊啊啊!!
【战无伤】噗,没有用哈哈哈哈哈哈!
【御天神鸣】哼。
【千里一醉】御天,我好了,把你坐标发一下。
【御天神鸣】哦哦。

御天神鸣刚想把坐标发上去,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了,本来也没怎么在意,可这到了近处后,那熟悉的声音就让他立刻僵在了原地。

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直到迎面走来两个人,看装束像是一个骑士和一个法师。他们似乎是在远处练级打怪刚结束,骑士打扮的人的一只手里提着把剑而没有把它放进口袋里,嘴里还一直喋喋不休的说着话,法师打扮的人则挂着温和而宠溺的笑一直看着那骑士,两人的手还一直交握着。

“队长队长队长!这全息网游也挺有意思的啊不过没有荣耀好啦,话说这平行世界的第一人也是个法师叫什么千里一醉玩的是近战,听说他还会功夫如果哪天他和老叶碰上了肯定很有意思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

显然,他们也看到了他。

御天快速的将坐标发到佣兵团频道,扫了眼频道里其他人对他从城里迷路到城外行为的感叹还有千里的那句‘收到,马上就来’,便不再看了。

双方相对无言,御天站在原地犹豫了会儿后,却是笑了笑主动向对方两人打起了招呼,“好久不见。”

黄少天却是一反常态的没说什么话,只是扯了扯嘴角拉出一个微笑的弧度,同时紧了紧握住身侧人的手:“好久不见。”

喻文州面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好久不见啊,御天。”

御天神鸣和黄少天曾经是一对,知道的人并不多;而喻文州和黄少天现在是一对,全联盟的人都知道,当然,还有御天神鸣也知道。

御天神鸣和黄少天是在网游里认识的,那时候的黄少天还不是现在的荣耀剑圣,甚至还没进蓝雨训练营,那时候的黄少天还在满世界的抢BOSS呢…

后来啊,他抢了御天所在公会正在推的BOSS,当时参与推BOSS的人中便有御天神鸣,两人便是因此而结识。他们一个有点傲娇易炸毛一个话唠且垃圾话攻击力极强,又相互欣赏着对方的技术和操作,虽然经常吵吵闹闹,但偶尔却会一起下下副本或者PK几把,之后两人又一起玩过好几个游戏,然后就慢慢走到了一起。后来黄少天加入了蓝雨训练营,御天便也跟着去了,只可惜,因为某些原因御天最终是被刷了下来,而黄少天最后却成了蓝雨的副队,之后御天便离开了那里。

时间与地域,还有身份终是成了斩断这段恋情的刽子手。

即使再次相见,也只能剩下满满的尴尬了。

更何况,还是这种前任和现任都在场的情况下。

御天本想再说些什么,眼角余光却是瞄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来。

御天冲着来人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在这里。喻黄二人侧头视之,只见一个黑衣紫剑的男子正朝这边走来。御天神鸣再次朝面前的两人友好的笑笑,最后说了一句:“祝你们幸福。”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过去的早已过去,我们就当那只是一场年少时的梦吧。

如今的还望各自珍重,且行且珍惜。








最后发生的一点小插曲:

“哎哎哎!御天!你走错方向了。”顾老师扶额。
御天面无表情的转了个身,“哦。”
“啧,也不是这个方向啊!”顾老师拽起御天的衣领,换了个方向将人拖走了。

占tag致歉

出一本巅峰荣耀,全新未拆封,25元,含随书赠品,有意者可以私我

6月6日是全国爱眼日…

唔…

是要让全国人民一起爱大眼吗。/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