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玉成玦

主全职网近胡霍。
楚留香武all。
杂食党。冷cp。

【龙业】一篇生贺

私设预警。
OOC致歉。
给@小瓜子 的迟到的生贺,直到现在才码完实在是空闲时间太少了,捂脸。
我也知道标题有点朴素23333。

收到消息的时候,龙阳正与姜国隐匿在民间尚存的旧部为复国做准备。虽然姜国已经覆灭了三年,但是早在当年与杨国决战之前,龙阳就已经做了些准备。他早就将朝中的部分大臣和部分拥有王室血脉的宗族子弟转移了出去,倘若这一役输了,他也不会苟活于这世上,而杨国为了稳定民心绝不会朝百姓动手,这些忠于姜国的有才能的臣子也早就被转移出来,待到那些同样被转移出来的宗族子弟有能力复国时便可借助他们的力量。

只是他没料想到最后自己活了下来,而被自己转移出去的妹妹却仍是没能逃脱祭剑的命运,即使这是妹妹自己做出的选择,却还是令龙阳有些难以承受,妹妹是除了那个人外,他唯一的亲人了,却还是无法逃脱这可悲的命运。

龙阳叹了口气,与那些旧部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这里,孤身策马向着长安的方向奔去。

今天是林业平的生辰,自从三个月前他恢复了记忆,便寻了个借口告别了那人,孤身策马离开了安身了三年之久的玄道观,踏上了报仇复国之路。直到平常负责收集信息的一个暗卫给自己递了消息,才忽然想了起来,他的生辰就在今天!龙阳有些懊恼,催着胯下的马匹再次提速,得记着等会儿去城东的那家铺子买些那人爱吃的糕点,希望还来得及。

等龙阳好不容易进了长安城里从城东那家快关门的铺子买好了糕点,又从快关闭的城门里出来往玄道观所在的那座山上赶得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龙阳骑着马从那略显平坦的山路上赶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在天黑之前到达了那座与他记忆中没有太大出入的道观。

或许是因为之前林业平在他失忆时的隐瞒,又或者是因为他自己离开时略显敷衍的随意扯了个理由的态度,龙阳先前赶路时的急切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犹豫和迟疑,但他最终还是下了马推了推道观的大门,门在意料之中的没有被拴上,龙阳没有将马牵进去,只是将绳子绑在了一旁的树上,让它不要乱跑,随后大步走了进去,没过多久便来到了林业平的小院。

门开着,里面的灯也亮着,院中更是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许是曾经为修道之人的缘故,皎洁的月光照在那人的身上更是显出了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只是那眼中没有丝毫的神采与波动,甚至有一种周围的一切都无法从那双眼中映出的感觉。

“你回来了。”

也许是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坐在院中的男子开口轻轻道,语气平淡且肯定。

“业平…”龙阳轻轻唤道,面上甚至还隐约带着些许愧疚。

与林业平相识的时候,龙阳才十六岁,正是鲜衣怒马少年时。

那时正是祭天大典结束后,还是少年心性的太子殿下没带任何侍卫,偷偷出了王宫,后又纵马去了城外,却在溪边碰见了一个穿着白色道袍正在看书的青年,青年面色沉静,口中读出的却是:“关关之鸠,在河之洲…”的诗句。那时的龙阳心里只是想着道士不是应该读《道德经》一类的书,怎么还读起了《诗经》,哪里会想到面前的这个青年将会和自己在一起纠缠那么多年…

后来这个叫林业平的青年成了玄道观的观主,他的才能也同时显现出来,甚至引起了姜王的注意,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还了俗,姜王还给他封了官,可他却只做了个太傅,其他的都一概不接受了。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两人的关系渐渐暧昧起来,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然而两人不对等的身份地位甚至是所肩负的责任最终都为这段感情发展的曲折埋下了伏笔。最后两人决定暂时分开一段日子,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可是突如其来的战事及其后的一系列事件却打乱了这一切,姜后病逝,姜王战死,龙阳只能肩负起国家的重担,暂且将这儿女情长之事放置在一边,然而杨国的铁骑也已经兵临城下,最后一战再所难免,林业平和龙葵也都被龙阳转移了出去,可两人却又都跑了回去,也正是两人的这个决定使得命运的齿轮出了点偏差。

回了王宫的龙葵听到了王兄战死和姜国城破的消息,绝望之下跳下了铸剑炉。而去了战场的林业平虽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但他却不愿相信,即使此时姜国的都城已经被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姜国已灭,可杨国并没有发出任何关于太子龙阳的布告,他也就不死心,在一具具被鲜血染红的尸体中更加认真地寻找那个银甲之人,最后还真就让他给找到了!

可惜的是…

那人的呼吸早已停止。

林业平略显颤抖的手轻轻抚上龙阳混杂着鲜血与脏污的脸,巨大的悲痛令他久久无法平静。悲痛之余,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而且肯定有能力救这人的女人。

女娲后人紫萱!

女娲当年涅土造人,她的后人一定也有这样的或者与之类似的能力。

只是他与紫萱曾经有过一段姻缘,甚至有过一个孩子,虽然后来因为那个叫顾留芳的男人和离了,但现在因为另一个人再找上门去确实有些不妥,只是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林业平如此想着,便也行动了起来。找人用特殊手法护住龙阳的身体后,便雇了辆马车往紫萱所在的南诏国赶去。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他顺利的见到了紫萱,紫萱也同意了他的请求,但是这种行为是逆天改命,一般来说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更何况龙阳身体里的魂魄也不是普通的魂魄而是飞蓬的神魂。但拥有女娲部分神力的女娲后人也是不可小觑的,紫萱使用秘法后仅仅只是陷入了沉睡,圣姑照紫萱的沉睡前的要求将青儿的身体封住待她苏醒过来再解封,林业平付出了一双眼睛的代价,而龙阳则是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林业平没有告诉龙阳他的身份、来历、还有责任,只是将两人的关系简单的告知了龙阳。

他也是有着私心的,姜国已经覆灭了,百姓虽亡了国却没受到过分的苛待,复国的事也有那些王室子弟和姜国旧臣。而龙阳能复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既然他已经将前尘往事尽数遗忘,那么最好就不要想起来了。

林业平又想起了曾经龙阳对他和龙葵所说的,愿没有战乱,百姓安居乐业,愿做寻常人家的儿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现在就要成真了,林业平努力忽视掉内心深处的一丝犹豫与不安,带着失去了记忆的龙阳回了玄道观,那里的其他道士早在战乱开始时就已经被他遣散,如今也只会有他们两人。

只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年便被打破了。

龙阳的前世是飞蓬,作为神将,天道对飞蓬的影响不会很大,所以他终究还是恢复了记忆,也重新肩负起了被丢弃了三年的责任。

他得带着他的臣民踏上那条复国之路了。

只是,林业平不确定走上那条路的龙阳究竟还需不需要他。

“业平…”

“我回来了。”

而现在听到龙阳说的这一句我回来了,林业平想,他可能已经知道答案了。

“生辰快乐。”

林业平没有回应,只是勾起唇角淡淡的笑了,眉眼柔和。

评论(1)

热度(13)